• 從制造到精造,上海皮鞋廠的轉型之路
    • 信息來源:經濟網發布時間:2018-09-11
    •     說到鞋店,我們都不陌生。
          幾十平米的面積,散落在上海梧桐樹下老弄堂口,星羅密布,這類型的店一般都有夫妻倆張羅,男人修補,女人張羅。印象中鞋店只屬于連鎖經營、或者夫妻倆撲在上面,與“精造工坊”搭不上邊。
      可就是有這么一家依托于小小鞋店而發展壯大的企業--上海皮鞋廠。民國22年,創始人黃世孝從一個門外漢到初出茅廬開第一家前店后廠的上海皮鞋店,歷經大半個世紀的艱苦創業,從六七名員工發展到皮鞋店遍布全國;到了21世紀,上海皮鞋廠工廠廠房遍布上海、江蘇、浙江,20多個省、市和自治區都有它的鞋店身影。
          在實體店普遍遭受到電商沖擊的近幾年,上海皮鞋廠同樣面臨著巨大的考驗,原有的工廠訂單受阻,生產線上的數千個工人怎么辦?原有的門店地勢優越,房租居高不下怎么辦?國外潮鞋品牌蜂擁而至、拼多多、淘搶購的低價鞋品,巨大的工廠如何做到創新?
          路還是要走,鞋子還是要穿
          “路還是要走,鞋子還是要穿。這是個硬需求,只不過是穿著的款式變了,鞋子依然是剛需,只不過是模式變了。”張建勇個頭不高,平時愛穿一件白色襯衫,說起話來干凈簡練,很職業。
          和張建勇聊天,如同調取一本鞋行業的歷史書,有條有理,帶著科學工作者的嚴謹神情。上海皮鞋廠憑什么傳承品牌?作為上海皮鞋廠廠長,這是張建勇每天都要思考的問題,傳統企業危機一直都在;在他  看來,制鞋企業做鞋不再是簡單的機器打模成型,每雙鞋子都是設計師創作的藝術品,專業的做鞋師傅就是要延續這雙鞋的生命,讓它穿起來精神十足。
          做大不難,難的是盈利能力持續增強。移動互聯網到來時,上海皮鞋廠第一時間嘗試擁抱互聯網,開了網店、各大經銷商都有自己的微信商城,但總感覺跟不上互聯網的節奏,一會網店、一會020、一會互聯網+,一會還要來個事件營銷,應接不暇。
          恰逢2015年上海皮鞋廠在申報中華老字號,借著找尋上海皮鞋廠遺留下來民國資料文獻,張建勇開始研究創業之初的商業模式;1933年,上海皮鞋廠采取以賣代修、來店訂做、前店后廠的模式,前面一半是店面,主要用于陳列和銷售,接待顧客;后面一半黑絲工場,工匠在里面加工。客人們大都上店量腳,鞋匠們依據客人腳型畫模具、選皮料、打版,經歷數道工序完成一雙鞋,由于機器簡陋,一雙鞋大概一周左右完成。
          這給了他一個很大的啟發:在當下,要穿到一雙合適的鞋實在太難,如今的鞋市場,很多鞋產品為了達到低價銷售的目標,犧牲到了眾多制鞋必備的因素,鞋的物性耐磨系數、防滑系數等根本不達標,而這些“劣質鞋”帶來的結果就是:鞋與腳固定不牢,一雙劣質鞋的危險系數不亞于高跟鞋,由此也帶來許多上了年紀的人滑倒事故頻出,消費者因為不懂,反而只注重網上精美的款式和拍攝圖片。
          而隨著中國消費者大量的出國旅游淘盛行,中國奢侈品鞋服的消費市場增長速度驚人,以往高不可及的小眾奢侈品市場,正逐漸成長為一個龐大的市場;以服裝定制行業為例,服裝定制已經衍生出眾多上面定制的線下連鎖品牌,但是國內至今仍然缺乏有效解決奢侈品手工鞋定制的專業品牌,即使在上海等一線城市,僅僅只是幾個有手工經驗的鞋匠師傅開設的鞋工作坊,每一雙鞋子的收費,在4000元-15000元之間不等,高端定制鞋成為正在興起的巨大金礦。
          八九十年代上海皮鞋廠有很多手藝好的老師傅,后來慢慢轉成流水線生產,機器做鞋子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留下一批制鞋師傅,好手藝也沒個傳人。2個月的時間,幾位大師級“老”鞋匠被重新聚集到了一起,鬢角已生白發,先是一陣上海話的寒暄,隨后幾個老家伙像年輕時候一樣充滿著激情開始了。
          讓鞋匠傳承,讓品牌傳播
          生活中所需的一切,曾經就在屋前屋后,那時的日子直接、新鮮,帶著手心的溫暖,那時的人們以情相待,用心相處。
          要穿一雙穿著舒適、合腳的鞋,除了材質加分,還要有精湛的手工縫制對細節把握掌控的不查分毫,手工制鞋者手掌的溫度和制鞋的心境,也在這些工序里一一傳承。
          這里,做一雙合腳的手工鞋成了上海皮鞋廠鞋匠們對穿鞋者舒適體驗的最高要求。
          新建造的上海皮鞋廠手工工坊里,一共200平方米,布滿了各種皮料、制鞋設備。在那里,每一件皮鞋,每一道工序都要走一遍嚴格的流程;流程從量腳開始,依托線下“牛頭牌”“花牌”門店收集客人數據,客人可自主選擇皮料、顏色、圖案;這里的鞋被稱為上海的固特異皮鞋。
          確定需求之后,接下來是最主要的三道工序就是“打板、做幫和成型”;第一步則是“打板”,打板被稱為制鞋的第一步,制圖打板是一雙鞋子成型的關鍵工序,相當漫長。既得像數學公式那樣嚴謹,也得有磨著性子慢慢探索的耐心,基于繪圖的設計,制作鞋子原型。原先只在圖紙上的二維平面,在這一工序里滿滿幻化成三維立體。開頭打不好,后面所有工作都彌補不了,現在的打板常被稱為“鞋面設計”。
      對一雙好鞋的唯一評判,是穿上鞋子的那一刻,鞋子傳遞給腳的舒適感;這些對于老鞋匠們是深入骨髓的東西,不需要再去強調。這一次,古老經典的制鞋工藝再次重返舞臺,測量腳型,制作個人化鞋樣鞋楦,并且通過重復的試穿、修改,才制作成最終的定制成品鞋。
          2016年手工定制“牛頭牌”男鞋榮獲網絡人氣投票第一名,也更加堅定了上海皮鞋廠走手工之路的信心,憑借多年制鞋經驗義不容辭加入上鞋私人定制這一陣營。
      體驗是實體店應對線上粗獷式銷售的“尖刀”
          2017和2018年,鞋業實體店遭受史無前例的沖擊,百麗退市、達芙妮關店不斷,而中國已從世界最大的鞋履生產國之一轉變為了全球最大的鞋履消費國,同時傳遞出一種信號,這一代消費者追求的更多是個性、是定制、是不一樣的高端。
          上海皮鞋廠“手工定制鞋”受到很多客戶的親睞,依托于原有的門店優勢,大批的顧客來到總部的手工鞋作坊,定制量鞋,凡是到過工作坊的人,都會留下深刻的印象:這里布滿了各式各樣的高端固特異皮鞋,各類高檔牛皮、鱷魚皮等上等皮料,上了年紀的老鞋匠負責鞋的工序制作,年輕的學徒們跟著老師傅一針一線的學習“固特異”制鞋技術,僅在量腳這個環節,就有三個工序可以選擇:先進的3D智能化量腳儀讓用戶非常清楚了解自己的腳型數據,年輕的工匠帶來貼心的量腳體驗,幾十年工齡的老師傅專業的量腳服務。
          這里是典型的“前店后工場”,可以敞開式,未來也即將采用“玻璃房”形式,整雙鞋的打樣到制作、生產過程可以讓消費者參觀,消費者和顧客可參與到整個產品的體驗環節,可在師傅帶領下制作屬于自己的手工小錢包、小皮具、皮帶皮雕等,同樣零部件、半成品都有展示,還有企業自民國來的歷史和商業文化等展示。
          這種模式的好處可以總結為三部分:包括精致無差錯的產品體驗、更好的消費者服務、強大持久的工匠技藝和品牌傳承。
          第一批的3D量腳儀設備在上海門店進行投放,每月吸納近百個腳型數據。為進一步刺激各地的消費市場,上海皮鞋廠總部于2016年嘗試“鞋店加盟合伙新模式”。由總部篩選部分加盟商,在總部及專業機構的支持下,加盟商開店無需加盟費,0傭金,將一些具備優質人脈資源和超強消費能力的加盟商和客戶直接發展為總部會員股東。這些加盟商除了自己具備很強的消費能力外,還可以帶動周邊人群,為門店提供穩定的優質客源。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上海皮鞋廠在不斷嘗試線上線下業務整合的機遇:多重感官的消費體驗是應對低價模式的線上鞋店的“尖刀”,上海皮鞋廠歷時3年,研發出實體店線上線下定制鞋及營銷平臺,逐步將定制鞋業務擴充到全國的加盟店,集中所有廠部營銷資源、鞋材廠供應商資源、戰略客戶資源、鞋匠資源和加盟店共同經營,解決連鎖鞋行業“連而不鎖”的長期痛點。
          從上海制造到上海品牌
          張建勇這三年主要去下面走市場倒是很多。沒有提前安排、沒有大部隊隨行,完全隨機選擇行程到縣級經銷商、各大賣場商超那里去看市場,對大型國內外鞋、奢侈品展會的興趣尤為強烈;其實三四級市場早就成了鞋行業的增長引擎,經銷商和商超賣場才是戰斗在一線的中堅力量,賣場的壓貨和返點才是主導這場戰爭的主旋律。
          上海皮鞋廠的組織變革和手工定制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可張建勇堅決封口。任何改革都有試錯成本,當一條路還沒有完全得到驗證時,過多向外界表述只會讓自己更被動,保持沉默才是最睿智的做法。
          不吭聲不代表動作。2016年,上海皮鞋廠打破了傳統鞋企業通常的各生產銷售部,建立互聯網部門,推行平臺化,減少大企業層級多帶來的內耗。現在上海皮鞋廠的管理層只有四個層級,廠長、副廠長、總監、經理。按照上海皮鞋廠廠長的說法,“一個普通年輕員工升四級就到我這位置了。”企業基層全面年輕化,管理層也日益引進優秀的年輕管理人才。
          上海皮鞋廠的理想是做一家可以傳承百年的老字號企業,要做到這一點,有太多要做的;商業模式是可以學的,但手藝這東西說沒就沒了,大批的引出年輕鞋匠就是為了這一點;在外圍,必須和加盟店以及客戶建立一個長久穩定的互利關系,而三者之間最為牢固的紐帶,就是共享紅利。
          2018年上海皮鞋廠榮獲中國皮革行業排頭品牌皮鞋類中國真皮名鞋、“全國商業企業管理現代化創新成果”獎。經“中國流通產業十大經濟人物”獎評審委員會按照評選標準和評定程序嚴格審核,上海皮鞋廠張建勇廠長獲得中國流通產業十大經濟人物。
          “時代變了,我們老了,我已經年過花甲了,還打拼什么呢,機會還得給下一代,老一輩的產業不能丟”這是張建勇經常掛在嘴邊的話,但在市場面前,誰還管你多大年紀呢?
          在他看來,老一代企業家產業報國情懷多一些,年輕一代的創業者則追求個人價值的實現多一些。但無論哪一代人,回饋社會的情懷應該是共通的。
          互聯網行業鐵打的商業流水的模式,沒有一成不變的規則,也不存在長久的“蕭規曹隨”,想要立于不敗之地,就要不斷創新。
          德魯克在他96歲時,接受記者的采訪,記者說你活了90多歲,寫了90本書,你也快死掉了,你告訴我,商業的陣地是什么?德魯克說了一句話:“只有鞋子是真實的”。
    • 友情鏈接
    港神三肖6码